生活

[台灣]後香港的金融中心-不會是台灣

  從香港這幾年的動盪開始,就開始有人拋出台灣能不能接收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業務。金管會到央行拋出一系列金融自由化政策,包括新財管方案英語政策以及人才開放等等,突然間談了好久的臺北金融業似乎露出一道曙光…但在討論台灣市場夠不夠格之前,筆者認為不妨先了解構成金融中心的「要素」&成為金融中心真的適合台灣的需求嗎?

什麼讓香港是香港?

  香港作為一個前英國殖民地,完整的發揮出作為殖民母國在亞洲資金調度&貿易的據點。為了讓香港能為英國多賺點錢,港英政府施行1.英語化教育(新加坡也是)、2.採取聯繫匯率制度、3.低稅率招商,4.連帶包含美國、澳洲與加拿大在內的西方國家都給予香港更優惠的關稅,讓香港名符其實成為東方之珠,香港本地人享受經濟成長的果實,西方列強企業也得到一個現成的亞洲據點。

18年EE發布全球非英語系國家,香港第四年落後上海。掉到全球第30名

但從2000年之後,可以看到香港的人均GDP開始落後新加坡,這個分野也標志出香港作為一個“特區”與新加坡城邦國的差別。消失的財富跑到了哪裏,筆者認為一大部分被困在了房地產中。同為華人社會,買房置地這件事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成就,沒有房子在華人家庭中是Loser的標誌,但不良的公宅規劃讓香港人將大筆的所得投注在漫天喊價的私人樓房中(這和台灣有87分像)。大家不妨想像一下,一個月薪水下來之後,房貸就吃掉大部分,還有多少潛能進入零售&實業領域?少了實質投資,香港對於金融業更加依賴,但08年後的金融業,讓香港主要承接陸資企業IPO與M&A的業務,經濟上跟內地更不可劃分。在美國即將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優惠之後,誰來承接外逃的資金?#新加坡(搭配閱讀:MSCI SG)  #台灣 #東京

貪心且不切實際的台灣

出口製造為主體的台灣,若自由化匯率政策,哪些企業會先承受不住開記者會砲轟,答案顯而易見。金融中心是為了要而要,還是整個社會已經做好準備轉型經濟體?

英文能力 

也許台灣了新加坡作為區域唯一華人社會的壓力,並沒有強推英語化政策(當然,新加坡英語政策也由它的後遺症)台灣學生每一年在托福成績的全球排名也是穩定下滑。滿街的機車行反映出台灣機車通行人口龐大,但滿街的英語補習班卻沒有在台灣人在英語能力上有效提升。當然,作為亞洲人,台灣有很多理由說自己英語不好情由可原,直到最後才發現幾乎墊底。

金管會在之前,可能是為了虛應媒體,宣布八大公股行庫要廣設“雙語分行”讓外匯第一行兆豐在天母的分行打響第一炮,當然讓更多外籍人士能夠用國際化語言完成金融服務值得肯定。但更深領域的外匯交易衍生性市場M&A市場,台灣有多少人能夠以全英文完成交易?

稅率制度

稅率的部分可以分為個人&企業,個人所得稅來說,香港最高稅率課到17%,至於台灣也許“民情不同”可以到45%以上。  

關稅優惠

作為自由港,香港享受到很多已開發國家包含歐盟&美國給予的優惠待遇。很多外商公司都將總部設在香港,不僅可以提升出口優勢,也臨近中國內地市場。筆者從去年的資料看到,2019年外商總部數量成長8%,增加到1500家。這些總部的設立,也一起帶動資金調動的需求。反觀台灣市場,不僅外商金融業從之前的巴克萊、澳盛到今年初的保德信人壽Prudential,也打算要轉賣,在大中華市場的吸引力不僅難與香港相提並論,也帶動資本外流。

人才吸引力

人才的拉力筆者認為是上述幾點的綜合結果。我們簡化試想一個25歲、TOP50名校金融主修畢業,母語+英語流利的人,將目標放到亞洲金融業的職位。新加坡、上海、香港、雪梨、台北與東京這幾個區域中心一起做比較,他會考慮到金融業職缺多寡所得稅高低工作簽證友善度英語環境,甚至工作幾年後,打算在當地置產並成家立業,哪一個城市對他最沒有障礙?

這個部分台灣近幾年有進步,但幅度不夠&廣度也不足。政府深怕開放人才政策會對本土人力造成壓縮,但唯有開放競爭才有辦法解決台灣低薪的問題。讓體質不佳或是依賴非市場因素存活的企業退場,才能改善待遇問題。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